泗洪门户网站

搜索
本站首页 财经 金融科技时代下,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谁来满足?

金融科技时代下,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谁来满足?

2019-11-11 10:04:57| 来源: 网络

国家继续对小型和微型企业提供财政政策支持。

从9月16日起,央行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0.5个百分点。这一标准的降低将释放约9000亿元的长期资金。降低标准的目的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央行表示,有针对性的降息将有助于推动城市商业银行服务基层,加大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央行此前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实施报告》也指出,有必要扩大普惠金融有针对性优惠政策的覆盖面,降低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度。

金融服务已经成为小微企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推动力。然而,由于无法为上下游企业提供合格的担保品和缺乏信贷支持,在传统的信贷发放模式下,小型和微型企业的资金可用性往往很差。金融服务提供商应该提供什么样的金融服务或产品来满足他们的融资需求?

敢于突破,敢于做,家留女方正乐观不屈

“山海关”招待所距离青岛市中心的五四广场40多公里,就在风景秀丽的崂山脚下。山海建创始人俞薛梅是金融技术平台心有金夫的小微企业主客户。

青岛一直是中国重要的沿海城市和国际港口城市,处于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前沿。2019年8月,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获得批准。青岛作为三大区域之一,无疑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8月4日下午,余薛梅正在招待所整理她辛辣的小海鲜产品的包装。深夜打包的食物放在大厅最显眼的位置。

大约两年前,薛梅开始同时创办两个公司:辛辣小海鲜和住宿。当时,她刚刚告别了一段失败的婚姻,她的第一次创业以失败告终——由于业绩不佳,投资20万元两年的养生馆以5万元的低价易手。

在薛梅看来,创业失败算不了什么。重新开始是件大事。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薛梅展示了企业家的勇气和毅力。离婚和创业失败算不了什么,“我就是这样。我不会在一件事上努力奋斗。我不能因为一次失败而永远颓废。”她微笑着说,只要人们努力工作,总会有他们出现的时候。

建立招待所是另一个起点。俞薛梅最初只是打算租一栋面向街道的两层楼来测试水。当时,这栋建筑后面的两栋独栋房屋也被列为出租房屋。每个庭院的年租金只有1万元。她毫不犹豫地把它们都租了下来。

尽管支出控制了一段时间,但家庭住宿总投资达到37万元,是预算的两倍多。经过银行、亲戚和朋友的一轮融资,俞薛梅的初始资本缺口仍超过4万元。在从朋友那里得知金融技术平台可以提供无担保的快速贷款匹配服务后,她试图向心有金夫的子公司心有浦辉申请贷款。很快,钱到了。

2019年8月,台风乐基马(Lekima)穿过山东,“山海建”也未幸免——闭路天线、面向街道的窗户和室外绿色植物全部被毁。"台风天取消了几项订单."为了节省灾后重建的费用,薛梅亲自去了战场收拾庭院。“邻居说我太吝啬了,我甚至不会雇佣工人。垃圾桶在街对面。我一天要跑10到20次才能倒垃圾。”

居家养老是一个四季分明的行业,尤其是在青岛,一个冬夏季分明的城市。只有暑假和长假,入住率才能达到最高点,这也是一年中最繁忙的时期。在今年的“五一”四天长假期间,薛梅几乎总是处于高负荷运转状态。打扫客房和准备足够的晚餐是例行公事。她还必须为在院子里举行烧烤聚会的客人购买相关的配料。

俞薛梅预测,住房费用将在今年年底前收回。然而,她计划租另一个院子,把它变成一个家庭住所,把她的事业推向更高的水平。

债务危机来袭时,印染厂是去还是留?

张定辉是常州心有金夫的小微企业主客户。他的光明印染厂位于常州市武进纺织工业园阳江路。常州作为中国最重要的纺织服装生产基地之一,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仅武进工业园区就有许多印染、棉纺织和纺织机械等子行业的企业。

光明印染厂有几十台印染加工设备,几十名工人分散在厂房各处,密切关注生产链的各个环节。很难想象这家去年收入超过1700万元的印染厂在2015年濒临破产,负债超过500万元。当生存危机袭来时,当时仍是工厂财务总监的张定辉选择了牵头重组。通过这次易手,光的本质已经从国营转变为私营,这使得股东购买股票更加灵活。

张定辉已经起草了一份债务偿还计划。他列出了需要在一年内全额偿还并涉及少量资金的供应商——这部分供应商占总数的70%,而其余继续合作的大供应商通过股权互换达成了继续合作的协议。不久,印染厂的重组按计划正式开始。

重组不是绿灯。筹集短缺资金是第一个障碍,不仅要确保顺利偿还债务,还要促进工厂的稳定运营。

张定辉的第一个想法是找一家银行来缓解资金压力。然而,由于缺乏土地和房地产证书以及企业本身的债务问题,他无法获得银行贷款,甚至设备抵押贷款。

为了尽快偿还债务,在获得家人的全力支持后,张定辉卖掉了他在市中心仅有的89平方米的房子,兑现了近100万元,直接带着爱人去了岳母家。

资金仍然不足。在朋友的推荐下,张定辉试图通过心有浦辉提交申请。凭借良好的个人信用,他很快获得了11.7万元的贷款。

心有浦汇作为心有金夫旗下的数字化普惠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提出了创新的融资匹配方案,帮助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主的小企业融资需求。主要通过面对面的方式向个人提供金融信息服务——借款人只需按要求提交相关信息,并能在当天尽快通过平台获取资金。

在此过程中,心有浦辉基于自主开发的智能风力控制系统对小微企业主的个人信用进行测量。由于个人信用数据更加标准化、可扩展,可以跨行业、多维度进行计量,因此可以智能高效地完成小微企业主的融资需求。

“钱必须卷起来才能赚钱。但当我急着花钱时,我肯定会全面衡量资本成本。我有金融背景,对借贷周期、利率等有自己的理解。”张定辉认为,心有浦辉提供的资金帮助他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

自从张定辉接任以来,光明印染厂一直走在快车道上。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当初决定是否接手时,张定辉曾判断光明拥有稳定的客户来源、专业的团队和市场上罕见的排污许可证,在资源和环保资质方面具有优势。下一个重点是提高员工效率,开拓高附加值业务。

前两年,张定辉仍然专注于印染业务——利润微薄但周转迅速也可以通过降低成本和优化供应链来提高工厂的盈利能力。然而,现有客户的规模远远不够。他重组了销售团队,制定了销售策略,先后赢得波司登、曼哈顿等品牌的大订单。

然而,如果收入要达到一个明显的更高水平,就有必要扩大商业模式。光明印染厂不再满足于印染,而是近年来进入了面料生产加工业务。

光明还为此成立了面料研发部门。在过去的几年里,研发部门每年都派工厂员工去国外跟随服装厂的设计师。这种一线研究可以给市场需求最快的反馈——如果发现某一种面料有流行趋势,张定辉会直接批准购买。光明专注于机织物,主要用于裤子、商务服装和奢侈品。

与印染相比,织物加工是一个附加值较高的领域。然而,面料加工的利润离成为自有品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高端品牌服装的双倍利润可能高达10倍。从今年开始,光明推出了新的业务,并开始了自己的品牌——亚麻汉服。

"经过调查,我们发现汉服的从业者不多,但汉服确实是一种流行趋势。"张定辉说道。

经过五年的发展,光明已经告别了印染和合同制造的单一地位,逐渐成为一个多服务、全产业链发展的企业。光明去年的收入超过1700万英镑,预计今年将翻一番,达到3500万英镑。更重要的是,它的利润率也很高。“在加强环境保护后,许多小工厂已经被淘汰。这也成为光明利润率上升的原因之一。这家工厂去年的利润率达到15%左右,远远高于往年。”张定辉说道。

为了突破成千上万的竞争对手,深圳人想留下来

深圳富士康观澜湖公园附近有许多小工厂。秋枫的纸包装厂就在这里。

2013年,秋枫以6万元从一个朋友手中接管了这家工厂。本厂主要从事不干胶标签的印刷制造,包括出口商品包装盒上的防火标签和新购买的手机包装盒上的防伪标签。客户主要是手机品牌制造商。深圳有成千上万的同类纸包装厂。秋枫的工厂不容易突破。

新顾客被拒绝是很常见的。“没关系”的秋枫,努力采用口碑策略,努力提高产品质量,对现有客户的订单应用高标准和严格要求。“如果我们不能满足质量要求,我们将主动销毁它们,而无需客户这么说。起初,一卷又一卷被扔掉,一卷损失了一两千美元。”

2013年,秋枫以6万元从他的朋友手中接管了这家工厂。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除了严格的质量控制,秋枫还积极实施薄利多销战略。对于一些数量很少的订单,根据成本价向客户收取费用。“老顾客等同于促销。这有助于我们与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

好事多磨。秋枫最终被他的客户认可,越来越多的企业被他们引进。

标签印刷行业也是一个淡季和旺季分明的行业。订单量的变化与手机行业的变化一致。从7月到8月到年底,每年手机销量都会增加,标签印刷订单也会激增。在许多情况下,每月可以收到数百份订单。但是订单一大,秋枫就不得不支付更多。

工厂收到订单后,需要预付资金购买原材料。去年11月,秋枫收到了另一份标签订单,价值数万元。当时,他朋友借的钱还没有还,同时已经下了100,000多份订单,比所需金额少了10,000多份。秋枫在深圳没有房地产,不能去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我在手机上看到了心有浦辉的信息,了解到像心有这样的金融技术平台申请过程方便,贷款效率高。它主要评估借款人的个人信用。果然,我在申请的第二天就拿到了工资。”资金到位后,订单可以顺利开始生产。

目前,秋枫仍独自在深圳工作,妻子和女儿在四川老家。秋枫计划在公司规模稍大一点、年收入达到100万至200万元的三至五年内留在深圳,以便将家人与他联系起来。

金融技术帮助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

在过去的九年里,心有黄金服务公司为100多万借款人提供服务,为小型和微型企业主提供快速审批和负担得起的融资匹配服务,支持他们的职业发展。

俞薛梅、张定辉和秋枫是中国千千一千万小微企业主的缩影。这些看似普通的小微个体早已与中国大经济的发展融为一体。帮助他们解决经营过程中的融资需求是推动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

根据中央银行的定义,单笔信贷低于1000万元的客户被分为小型和微型企业。在心有黄金服务的实践中,这一群体通常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单笔信贷在100万元至1000万元之间的客户群体。该客户群目前主要由银行提供服务,银行将房地产抵押贷款作为最重要的风险管理手段。

第二类是单一信用额度在20万到100万之间的客户群。目前,德国ipc信贷官员的管理机制主要用于为这一群体服务。信贷官员将实地访问小型和微型企业主,以获取和评估他们的家庭流量、收入、支出和负债以及有关他们企业的相关信息,然后发放信贷。

第三类客户是小型和微型企业主以及单个信贷限额为20万英镑的个体工商户。在此期间,心有黄金服务的一个重要风险管理理念是将借款对象定义为个体企业主,并通过向小微企业主提供信贷向实体经济注入资金。

这一融资需求范围内的小微企业通常规模较小,具有淘汰率高的特点。然而,小型和微型企业并不是“高风险群体”,因为小型和微型企业可能会倒闭,但它们的经营者,小型和微型企业主,不会“倒闭”。即使他们当前的业务失败了,他们仍然会找到创建下一个业务的方法。同时,由于国内小微企业的特点和小微企业的所有者并不相互分离,其企业的现金流量被确定为个人或家庭的现金流量。

对于金融技术平台来说,通过个人信用判断大规模解决小微企业主的融资问题是可能的。

心有金夫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张适时认为,这是中国的金融技术,也是心有金夫在过去几年中完成的一项有效实践。

今年8月,央行发布了《金融技术发展计划(2019-2021)》,其中也提到了金融技术在小微企业融资中的作用。可以预测,随着金融技术的赋权,小型和微型企业的金融服务效率将大大提高。有了更方便的资金支持,像俞薛梅、张定辉和秋枫这样的小微企业主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也会得到更大的帮助。

新京报编辑赵泽校对吴兴发


500彩票 万博manbetx官网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 吉林快3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dosperos.com 泗洪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